光音集
©李莱昂的光音室。
 

有多少月光曾被温柔仰望

 

小时候住在乡下,无忧无虑像野花野草生长。每到暑假,最快乐的事是去外婆家。大片大片的果园,是孩童们的天堂。爬树、捉迷藏、过家家……每天重复的游戏从来不腻。到了晚上,和外婆躺在果园露天的树屋里,听外婆讲天上的传说和人间稀奇古怪的故事,又害怕又惊奇。但我却从来没做过恶梦。我只要拉住外婆的手,属于我的小小世界,便洒满月光与星星,神秘而明亮。

12岁,母亲在一个夜晚远行。在迷蒙的睡梦中被父亲叫醒,去往医院的路上,我坐在父亲的单车后面,紧紧抓住父亲湿透的衬衫,他沉重的呼吸和身体传来的颤抖,让我的心里充满了恐惧。那天的月光被盘旋的乌云围住,始终没有绽露光辉。远方房屋和树影的轮廓让我想起了外婆讲过的那些鬼怪,我只是一直哭,我不知道是梦境还是真实,是幸福的破灭还是世界末日。

16岁,爱上一个女生。追随的目光好似被一股魔力牵引。看似不经意的碰触,却总在慌乱的闪躲中陷入幻想。晚自习放课后,偷偷把她最喜欢的酸奶和小熊饼干放进车筐里,然后躲在黑影处看她回头张望。远远地跟在她的自行车后面,看着她和同伴一路说笑,看着她和她们道别,看她拐进幽暗的小巷,看她房间的灯亮起。也曾有那么几次,和她同行,树影婆娑,夜色迷离,但月光却洁白如昼,仿佛被她看到透红的脸,总是紧张得说不出话来。只好默默地踩着脚踏车,眼里的世界却全是余光里的她……那段暧昧流转的暗恋时光,伴随着斑驳的月光,流淌着忧伤和甜蜜。

18岁,走出故乡,却不知道故乡是再也回不去的天堂。那个夜晚,孤单一人奔赴南方的大学,月光与星光带我一路兼程。在夜色中疾驰的列车上,我做了一个奇异的梦,梦中我的肩上生出翅膀,在天空中自由地飞翔,可是当我累了,却回不到出发时的地方……梦醒了,天亮了,月亮挂在太阳初升的天空上,我走出车站,走进城市,从此故乡与月光,都成了奢侈的远方。

22岁,大学毕业。送别的酒席上每个人都哭着笑着拥抱着,关于坚不可摧的友情,关于永远在一起的爱情,关于终将逝去的青春……和着酒精的麻醉,像即将散场的电影,在上演着最后的高潮。上了锁的宿舍,像回不去的昨天。于是在凌晨的大街上,我们走过十字路口,跨过垃圾场,翻过隔离的栏杆,我们肩搭着肩,一起唱着跑调的歌,游荡在城市的边缘。这夜,没有月光,只是街灯如白昼。

28岁,在城市中落脚。收敛锋芒,藏起棱角,不再谈论梦想,不再不羁。在酒桌上侃侃而谈,在差旅中步履匆匆,在键盘上独白取暖。即便到了万籁俱静的夜晚,城市依旧空明,房间彻夜明亮,但似乎总有让人灵魂不安的暗影袭来。我想起12岁似梦似真的末日恐惧,18岁离开故乡的无止飞行……原来,我从来不曾忘记的,是内心缺少的那一片宁静的如水的月光。也许,一缕微弱的月光不足以洗涤心灵,但却让我可以在梦中,找到回家的路。

林宥嘉唱着《残酷月光》:“我一直都在流浪/可我不曾见过海洋/我以为的遗忘/原来躺在你手上/我努力微笑坚强/寂寞铸成一道围墙/也敌不过夜里/最温柔的月光……”月光从来不残酷,寂寞也从来不是最坚固的围墙。但月光还是那抹月光,只是仰望它的人,流浪得太远,遗忘了太久,蒙住了眼睛。(李莱昂/文 《哲思》杂志专稿)

 

残酷月光

作词/向月娥 演唱/林宥嘉

让我爱你/然后把我抛弃

我只要出发/不要目的

我会一直想你/忘记了呼吸

孤独到底/让我昏迷

如果恨你/就能不忘记你

所有的面目/我都不抗拒

如果不够悲伤/就无法飞翔

可没有梦想/何必远方

我一直都在流浪

可我不曾见过海洋

我以为的遗忘

原来躺在你手上

我努力微笑坚强

寂寞铸成一道围墙

也敌不过夜里

最温柔的月光

 


 
评论
© 光音集/Powered by LOFTER